“只我个人的记忆即杀害了5470名中国人民,其实际数字很(可)能还多。”昨天,中央档案馆首次在互联网上公布的日本战犯铃木启久的笔供如是描述自己当年的侵华罪行。中央档案馆副馆长李明华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后将以一天上网一个的形式,公布被判刑的45名侵华日本战犯笔供,目的在于回击日本右翼势力谎言,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陆军中将铃木启久成首名公布战犯

在中央档案馆昨日公布的《日本战犯的侵华罪行自供》网页上,日本陆军中将铃木启久的照片处在醒目位置,他的笔供也是此次公布的第一份笔供。

铃木启久的笔供详细描述了他在战争中的犯罪事实:在侵华期间,他曾指挥日军在华北地区实施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并用毒气制造了多起惨案。

铃木启久供称“在侵略中国期间”,“只我个人的记忆即杀害了5470名中国人民,烧毁和破坏中国人民的房屋18229户,其实际数字很(可)能还多”。

除了供述自己的罪行以外,铃木启久还在《侦讯总结意见书》的后面亲笔写道:“以上总结意见书,翻译用日语念给我听了,以上事实,是我作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队指挥官,在侵略中国当中,所犯下的罪行。”铃木启久在笔供中强调,自己的这些罪行是在被询问时亲自供述的,他看过一切证据材料及与此有关的照片,又经翻译念给他听了,他确认此总结与他罪行符合。

公布档案是为回击日本右翼势力谎言

中央档案馆副馆长李明华表示,在卢沟桥事变77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中央档案馆从馆藏档案中选出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的45名日本战犯的亲笔供词,包括笔供原文、补充、更正、附言等,以及当时的中文译文,并附有中英文的提要,一并在国家档案局网站上向社会公布,用历史档案、用当事人的笔供,回击日本右翼势力否认日本侵华种种恶行、暴行、罪行的谎言,揭露日本侵华期间的反人道、反人类、反文明的暴行。

据李明华介绍,从笔供内容来看,这些日本战犯在中国犯下的罪行主要有:策划推行侵略政策、制造细菌武器、施放毒气、进行人体活体试验、屠杀掠夺资财、毁灭城镇、强征慰安妇、强奸妇女、驱逐和平居民等很多违反国际准则和人道主义原则的罪行,很多罪行令人发指,甚至可以说是兽行。

从昨日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信息来看,这45名在1956年6月、7月受审的战犯,在审判的最后陈述中全部承认起诉事实。

例如战犯上坂胜表示:“我所犯下的罪行比起诉书所提到的还要多,应该说是犯下了滔天罪行。”

档案没有做过删节处理

针对此次公布的笔供是否做过技术处理的提问,李明华回应说,这次在国家档案局网站上公布的45名日本战犯的笔供,没有做过删节处理,只是出于人道的考虑,对其中受到性侵犯的女子姓名做了虚化。

“这样做,既不影响对档案的利用,又保护了当事人及其后人的权益。”

李明华表示,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央档案馆先后为国内有关机构、学者提供过侦查审判处理日本战犯的档案。而且还向日本的有关组织、人士提供过,比如向日本作家新景利南提供过战犯笔供的部分原文,向“中归联”的继承组织抚顺奇迹继承会提供过战犯的部分笔供。

李明华还表示,这批档案以前出版过,但在互联网上发布这还是第一次。

问答

笔供都有战犯的亲笔签名

记者:这些档案的真实性如何?

李明华:之所以公布日本战犯的笔供原貌,就是用扫描仪扫描进去,原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的,不是加工、编辑,用文字版的形式,图像是原来的样子,就是要表明这些笔供是这些战犯本人写的,经过他本人签字的,是不容否认的。而且,每一个战犯的罪行不仅仅是依靠他的口供、笔供,而是通过检举材料、控诉材料、赴犯罪现场进行实地调查、听取被害人和目击者的证词等等,进行广泛而细致的调查认证。

就是说,综合相关情况,最后形成《侦讯总结意见书》,而且每个战犯都在《侦讯总结意见书》的后面,对他的罪行加以确认,并亲笔签名,有的话是他自己写的,有的是他亲笔签名的。比如武部六藏是在每一页总结上都有签名,一共有几十页都是他自己亲自签名,来确认他的罪行,他笔供供述出来后,我们调查取证,最后对他的所有罪行进行总结,他再一页页签字并最后附言。我们是在这个基础上对这45名战犯起诉的,也是在这个基础上确定罪行的性质、程度,最后决定对1017名免予起诉,并立即释放的。

千名战犯笔供将以适当形式公布

记者:中央档案馆在接下来发布相关档案方面有什么安排?

李明华:我们7月3日开始公布45个战犯的笔供,一天上网一个,45天完毕。我们正在着手进行整理没有被判刑的1017名日本战犯的笔供,他们没有被判刑并予以释放,在侦查起诉过程中,他们每个人也都是有笔供的,是当时作了中文的翻译,现在正在着手整理这些档案。公布完这些以后,按照我们的安排,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形式公布。

我可以告诉大家,就我们中央档案馆馆藏侦查起诉、处理日本战犯的档案,仅仅就战犯的笔供而言,数量就将近有20万页(日文的原文和中文的译文)。

“对档案资源利用不是哪个人指定”

记者:包括哈尔滨等各个地方档案馆都有类似的一系列工作。这些工作是按照哪些部门的指定或者指导下开始的?

李明华:中国各级档案馆的工作职责是收集、整理、保管、利用所管理的档案,这些对档案资源的开发利用不是哪个人指定,是我们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档案馆工作的基本职能,是我们要做的工作。而且,这些年来,以中央档案馆为例,开发档案资源、梳理馆藏,以各种形式把我们的档案向外界提供,有的是我们主动公布,有的是向社会各界包括专家学者、有关部门提供,这是提供利用的两个方面。

笔供摘录

■1942年4月,在河北丰润田官营“大力的虐杀了八路军,在鲁家峪攻击洞穴时使用毒瓦斯惨杀了八路军干部以下约100人”,又将“逃至鲁家峪附近村庄避难的235名中国农民用野蛮的办法惨杀了(将其中的妊妇剖腹了),烧毁房屋约800户,将往玉田送交的俘虏中杀害了5人,强奸妇女达百名之多”。

■1942年9—12月,为把迁安、遵化等地“变为无人地带,即强制该区的居民全部迁移”。“在该地区烧毁的房屋达一万户以上,强迫搬走的人民达数万以上,被惨杀者也甚多”。

■1942年10月,“对滦县潘家戴庄1280名农民采取了枪杀、刺杀、斩杀及活埋等野蛮办法进行了集体屠杀,并烧毁了全村800户房屋”。

■1944年11月,“我命令步兵部队侵略林县南部地区后,在撤出该地区之同时,由防疫给水班在三四个村庄散布霍乱菌,因此后来我接到‘在林县内有100名以上的中国人民患霍乱病,死亡人数也很多’的报告”。之后,又在长路县某村“将该村约300户的房屋烧毁,并将该村的660名中国农民以极野蛮的办法虐杀了,即枪杀、刺杀、烧杀等极惨暴的方法”。“另外,在此侵略中,我的部下又共杀害了30名俘虏”。

——据铃木启久1954年7月笔供

本版文/本报记者孙昌銮

(原标题:中央档案馆官网首次公布日侵华战犯笔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