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新乡11月18日电 (记者陈征帆)河南省延津县榆林乡为配套工业集聚区招商项目,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征用良田百余亩建公墓,多农户因此全部或部分失去责任田,引发村民不满。对此,延津县表示不知情,榆林乡乡长称该项目目前处于“边批边建”状态。

延津县地处黄河古道,肥沃的黄河淤积土地养育了一代代延津人。农业种植是主要产业,土地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县城西北部的榆林乡小韩庄村是一个有着一千人左右的行政村,村民多以务农为主。

新乡到长垣的新长公路在小韩庄村北边穿过,距离村子不足两公里。延津县产业集聚区北区的经十五路延长线就占用着小韩庄村的土地。

经十五路北邻占地一千余亩的“60、80”项目河南晋开集团延化化工有限公司。据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是新乡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征用的是龙王村及邻近村子的土地,小韩庄村有一小部分,总计一千多亩。

小韩庄村支部书记李习江电话中告诉记者:“为给工业园区配套,在经十五路东临征地130多亩建公墓,用来安放“60、80”项目所占地块上的现有坟墓以及该公司多年以后去世的员工及亲属。”

采访中,正在耕种的部分小韩庄村民说,征用这块土地的事,早在2012年下半年,村委曾通过广播的方式向群众传达了乡政府征用土地的想法,当时村民都不同意。征地应有的村民大会没有开,征地也没有公示。在他们看来,祖辈多少代都在这里生息繁衍,土地是生活的依靠,是赖以生存的根本。群众对建公墓心存忌讳,“如果说建工厂,企业,没啥说的,都支持,没地了可以到工厂打工,上班,生活上也不会没着落,可建公墓,我们总不能去那里打工吧,”村民史全伟说。

尽管村民不同意征地,但榆林乡政府依然在2013年新年以前还是把征地款以银行卡的形式发放到村民家中。史姓村民说:“银行卡是乡干部挨家送的。”

“2013年7月下旬,眼见秋庄稼成熟在即,榆林乡副乡长靳新东带领乡土地执法大队、司法所,民政所、联防队,武装部等多家乡级单位几十人,开着挖掘机,铲车等工程车辆将征用土地上的庄稼夷为平地。”村民张敏一脸无奈地说。

村民史好领家总计八亩责任田都在这里,“一下子就被征用完了,以后家里的生活心里真没有底。”史好领告诉记者。据了解,土地被全部征完的还有另外四家,是史广顺的三个孩子和侄子。其余二十家也失去了多少不等数量的土地。

史广顺痛心的说:“这可都是承包的责任田,在附近方圆几里地是数得着的好地,这一等一的好地用来建公墓多可惜”。

看着自家责任田里连片坟头,村民张敏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拉着记者,诉说着满腹的不满与委屈,说正整理材料向上反映,还准备聘请律师,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采访中,榆林乡乡长刘焱告诉记者,农民的征地款和青苗款都发放过了,所以清除附属物没有不妥。当记者追问征地的合法手续时,刘乡长说,项目属于边批边建,手续正在办理之中。公墓也没有民政部门的批复,主要是用来服务产业聚集区的。

在延津县国土资源局,记者先后见到了征地科和地籍科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表示不知道该公墓征地和用地的事。

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延津县主管土地的司副县长和赵副县长,司副县长电话没有接听也没有回复记者就此事发的短信,赵副县长则以自己不直接主管和工作忙为由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

在延津县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延津县现有人口五十万左右,现有公益性公墓三家,非公益性公墓一家。非公益性公墓有政府批示,占地将近二百亩,建成近十年,但经营惨淡,售出的墓地并不多的,大部分还空置着。

(原标题:河南延津无手续征地百余亩建公墓 乡长称边批边建)

编辑:SN064


普京:G20,再见!爷不玩了

在中国的习大大和彭阿姨开开心心吃大餐、逗考拉的同时,也有哥们在澳洲过得没那么舒心,甚至连龙虾都没吃就回去了。没错,岛君说的就是咱北边邻居的老大,弗拉基米尔·普京兄。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怎么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说闹掰就掰了呢?


教师课堂抹黑中国缺少说服力

《辽宁日报》策划的一组致信中国高校教师、让教师们“别在课堂上抹黑中国”的报道,引发了热烈的舆论争议。这封长长的来信批评一些高校教师缺乏理论认同,用戏谑的方式讲思想理论;缺乏政治认同,追捧西方三权分立;缺乏情感认同,把生活中的不如意变成课堂上的牢骚。


弃北大读技校还原了教育价值

感谢周浩用他一个人执拗而成功的成长经历还原了技能教育之于人生、之于社会的价值所在,这件事,让我国技能教育长足了面子。长期以来,读大学是许多家庭最信赖的成才模式。但是,如果北大清华之路不是青年人喜欢和认同的道路,即便是再体面,在内心里也可能是痛苦不堪的。


避免婚姻悲剧丈母娘大人必读

这样的丈母娘就忘了一点:您闺女的幸福是她自己的。闺女的后半辈子靠的是爷们,不是老娘。儿孙自有儿孙福,您闺女真的离婚改嫁,或者天天这日子过得跟饭馆里的菜——老炒(吵)着,这就幸福吗?